香港廉政公署45周年——它请的“咖啡”别随便喝
发表时间:2019-02-26

  上世纪70年代,香港廉政公署成破之初,从英国聘请了一批资深警务职员,由于文化不同,他们在为疑犯或证人录笔供时,常寻问对方要不要喝咖啡,因而“廉署咖啡”促为人所知。不少港剧里也经常会浮现被“请去喝咖啡”的情节。

  2017年,曾荫权被裁定一项公职职员举动失当罪,在香港高等法院被判囚20个月,不获缓刑。之后,他获准减刑,由原有的20个月减为12个月,又获减免诉讼费至100万港元。

  40多年来,这些“廉政剧集”已深植于香港市民的脑海中,而反贪内容的电视剧也往往创造出高收视率。

  因此这场“官商勾搭”的贪腐大案震动香港政商界,仅庭审就历时133天,被香港律政司称为“香港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宗刑事审讯”。

 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香港廉政公署于1974年正式成立。

  2019年1月底,香港警队开明官方微博,即时吸引大批粉丝关注,当时渴望廉政公署也开明官方账号的呼声就非常高,网友还在微博评论里,彼此PK香港警察与廉政公署在影视剧里的经典台词。

  【反腐记事本:这些大案榜上著名】

  【香港廉署:这有杯“咖啡”请你喝】

  然而,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,香港便已跻身世界最廉洁城市之一,此后的20多年来,香港的廉洁程度有增无减。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教养林峰认为,香港在短短20多年间的巨大变革,廉署功不可没。

  那么,香港是如何做到如此高效的反贪成果?

  工作人员不仅能够通过“喝咖啡”,研判嫌疑人的心态,廉署内的桌椅也暗藏玄机。廉政公署录影会面室,在天花板跟墙壁上装有录音录像装置,墙角挂有圆镜,房间正中摆放的是一张五边枱。据廉署人员介绍,桌面形状是经过特殊设计的,有心理学研究显示,这种布局会让被考察人更轻易说出实情。

  工作人员表现,被调查人士接受询问期间,所需的饮用水、咖啡、茶、食物等,廉署会免费供给。通常,清白的被调查人更容易提出自己的饮食恳求,而真正有问题的人则往往会因为有压力而比较弛缓,即便提供了饮食也不太饮用食用。

  廉政公署在成立之初即意识到,检控虽有阻吓作用,防范及教诲工作亦不可或缺;只有令市民彻底改变对贪污的态度,才可令反贪工作功能久长。

  当时,香港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也成为香港自1841年开埠以来,被捕的最高级别政府官员。案件的另外两名主角郭炳江、郭炳联,则是香港市值最高的地产公司负责人,在香港商界极具影响力。

  实在,廉署成立的第二年,即1975年,便开始与TVB及香港电台配合,投拍反贪系列电视剧,每两三年一部,至今已推出了10余部。

  这起号称是“廉署成立40年来最大量案件”,调查历时4年。

材料图:2015年10月5日,香港特区前行政主座曾荫权由太太陪同到东区裁判法院出庭应讯。

  香港廉署社区关系处助理处长陈洁云曾表示,香港社会公众整体对贪污保持着相当高的警戒性。在廉署近年接到的贪污投诉中,逾七成是“愿意供应其个人资料”的具名举报,“可能看出香港市民对廉政公署的信任”。

图为电影《追龙》剧照。片方供图

  现在,被拘捕人士不仅可省得费“喝咖啡”,据廉署看管主任周浩邦先容,照管人员会按被拘捕人士的要求,提供报章杂志和来自人员餐厅的免费三餐饮食。被逮捕人士也可提出叫外卖、做运动等请求。

  不过,廉政公署请人“喝咖啡”可没那么简单,工作人员可通过“喝咖啡”,分析出被考核人的心态。

  次年,香港廉署落案起诉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曾荫权,两项公职人员行动失当罪名。

  【由乱到治 世界最廉明城市靠这三招】

图为2019年香港廉政公署开放日,首次向公众开放的扣留中心独立扣留室。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 图为2019年香港廉政公署开放日,首次向民众开放的扣留中心独破扣留室。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 资料图:2019年1月15日,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曾荫权(左)刑满获释。图片来源:香港电台网站/廖汉荣 摄 资料图:2016年7月12日,香港新鸿基地产前联席主席郭炳江以1000万港元现金保释。中新社记者 谭达明 摄 资料图:2016年7月12日,香港新鸿基地产前联席主席郭炳江以1000万港元现金保释。中新社记者 谭达明 摄 资料图:2018年5月27日晚,片子《反贪风暴3》在上海举行发布会。康玉湛 摄

  除了官方合拍的剧集,反贪题材也是各大导演、演员喜好的题材。电影《反贪风暴》已连拍3部,而《追龙》则重现了上世纪60、70年代黑帮盛行,全体警察体系深陷贪腐的香港,成为导演王晶近年来为数不久的口碑之作。

  20世纪70年代以前,香港贪污成风。特别是警界贪污气象最为重大,高层警官与黑社会勾结,贪赃枉法、中饱私囊景象亘古未有,不加入、不誓不两立都很难。廉政公署有关人员形象地说:“当时贪污好似一辆行驶中的公共汽车,追不上,拦不住,上车才行。”

  不外,今天提到的这杯“咖啡”,市民可释怀喝。2月23、24日及3月3日,香港廉政公署举办第9次开放日活动,市民可到人员餐厅,以12港元一尝著名的“廉署咖啡”。

中新社发 张宇 摄" src="" style="border:px solid #000000" title="资料图:香港廉政公署。中新社发 张宇 摄" /> 资料图:香港廉政公署。中新社发 张宇 摄

  廉政公署专员下设有4个局部,除行政总部外,另3个部分辨别是实行处、防止贪污处和社区关联处,对应着执法、防贪和教导“三管齐下”的策略。

  切实,廉政公署有这么高的有名度跟人气,香港影视剧的传播功不可没。

  1973年,香港前总警司葛柏被发现领有430多万港元非法财产,这相称于他这些年职位收入的6倍。当他正在接收调查期间,又潜逃到英国匿居,引起市民极大愤慨。此案也直接促成次年香港廉政公署的成立。

  2014年年末,许仕仁因这起“世纪贪案”被判入狱7年半,并需向香港特区政府偿还1182万港元涉案款。

香港廉政公署宣传片。 资料图 许仕仁 中新社发 谭达明 摄 资料图 许仕仁 中新社发 谭达明 摄

  中新网2月26日电 综合报道,今年是香港廉政公署(简称廉署,ICAC)成立45周年,刚从前的周末,廉署举办开放日活动,并首次开放扣留中心,使大众更加理解廉署运作。45年来,香港从贪污成风,到当初的世界最廉洁城市之一,廉署功不可没。不过,如果廉署工作人员说要请你“喝咖啡”,你敢去吗?

  【“反贪风暴”刮进荧屏 深植观众脑海】

  不过,40多年来,香港廉署打下过无数只“大老虎”,影响力最大的案件,还要数轰动全城的许仕仁“世纪贪污案”。

  2019年1月15日,香港特别行政区前行政长官曾荫权刑满获释。此外,香港终审法院早前就曾荫权定罪上诉批出上诉容许。案件将于2019年5月14日审理。

  2019年春节,也有一部聚焦反腐题材的港片《廉政风波》杀进贺岁档,诚然票房不甚空想,但仍反映出相关题材仍然是市场关注的焦点。(完)

  此外,廉署还通过对不同贪污情况的研讨调查,制定不同的对应策略。例如,早年,考驾照是贪污温床,市民常要通过贿赂考牌官才可考取驾照。香港防贪处对此进行审查研究后,提议考生不可自由决定考试时间和地点,而是在测验当日才抽签决定考牌官派往哪一个考牌中央。运输处吸收倡导后,考车牌索贿行贿的情形大大减少。

  在香港,“被廉署请喝咖啡”可不是一个令人开心的邀请。

资料图:香港特区政府踊跃推行公私营配合盘算。(香港《文汇报》/赵虹 摄) 2019年2月23日,香港廉政公署举办开放日活动。图为市民在录影会面室留影。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 2019年2月23日,香港廉政公署举行开放日活动。图为市民在录影会见室留影。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

  “我当初问你一些问题,你可以不回答,但你所说的都将成为呈堂证供。”——外界熟知廉署调查人员对嫌疑人的经典问询语,已通过影视剧的传播,深入每个观众的心中。

  香港有一套全方位反贪策略:以执法、防备、教育“三管齐下”,打击贪污并建立诚信文明。而在调查、拘捕、扣押收禁等方面,廉署还享有较大权力,可独立办案,实际成果比拟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