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网约工”的权力不能“悬空”
发表时间:2019-02-27

毫无疑难,不管平台有多少理由,也不论双方是什么关联,始终不人可能否认“网约工”的劳动属性,因而,不论“网约工”的身份如何变革,仍然是劳动者。既然如此,“网约工”的权利跟社会福利不能“悬空”。

对“网约工”来说,当然渴望与平台树立一种互认的“劳动关系”,即把“网约工”视为“平台(公司)”的员工,履行“平台(公司)”的责任,保障“网约工”的权益。然而,对平台来说,以“新经济身份”为由,极力摆脱“网约工”身份上的“累赘”,轻松赚钱。

那么政府部门作为“旁边人”,要起到“调处作用”,一方面认同平台与公司的差别跟特殊性,适当给予宽松的环境,支持“新经济”发展,另一方面还要统筹“网约工”的权益保障,责成平台适度保障“网约工”的权益,或者设置低标准的权益比例。

进而言之,既然“网约工”入驻平台,相当于同平台“签约”,要按照平台的规则,服务平台的管理,因此,“网约工”与平台属于从属关系,换言之,某种意思“网约工”已经是平台的“员工”,是不争的事实。所以,不论平台否定与否,“网约工”与平台的关系是斩始终的。

近年来,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快速发展,众多指派业务型、平台支付型互联网平台企业呈现出来,也吸引不少人加入快递员、外卖配餐员、网约车司机等“网约工”行列。但由于劳动关系难界定,这些新经济新业态从业人员的劳动权益面临诸多挑战。有学者指出,在当下制度中,劳动者必须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才华享受到全面的劳动权益,这种劳动关系与社会保障捆绑的思路需要被从新审视。(2月26日《工人日报》)

显然,“新经济”要搀扶,包袱不能太重,否则,新经济跑不动,甚至被扼杀。然而,任何时候都要兼顾劳资双方的利益平衡,不能为了宽容、扶持“新经济”而忽视“网约工”的权力,留下一个社会问题。这可是一个巨大的群体,迟解决不如早解决。

“网约工”属于新型工种,是对“平台+个人”的劳动关系中的劳动者的统称。跟着“工伤”事件的劳动争议越来越多,尤其“网约工”群体越来越大,“网约工”同平台的关系也引起了广泛关注,“网约工”的身份引起了舆论和业界的探讨。

基于此,“旁边人”就要当好“裁判”,公正的认定双方的关系,是政府局部不可推脱的义务。为此,政府部分要破规矩,责成平台担起应有的社会任务,促进劳资双方的公平,增进关系的畸形化,推动“新经济”发展尺度化、正常化,不仅是对“网约工”有利,也有利于平台牢固发展,还有利于畸形关系的建立,社会治理更标准有序。